AD
首页 > 专栏 > 正文

章飚:这次真的不一样了 资产管理要小心

[2017-08-01 14:14:39]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齐鲁证券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章飚  和讯网消息7月29日,“2017中国资产管理年会”在上海举行,本次会议以“统一监管趋势下的破与立”为主题,广邀监管机构、金融机构代表和专家学者,共同探寻中国资产管理行业未来发展。和讯网作为特邀媒体全
标题:章飚:这次真的不一样了 资产管理要小心---相关标签:章飚:这次真的不一样了 资产管理要小心

  齐鲁证券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章飚

  消息 7月29日,“2017中国资产管理年会”在上海举行,本次会议以“统一监管趋势下的破与立”为主题,广邀监管机构、金融机构代表和专家学者,共同探寻中国资产管理行业未来发展。作为特邀媒体全程直播。

  齐鲁证券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章飚在大类资产配置主题论坛上发表主题演讲。章飚表示,不要犹豫了,这次真的不一样了。一方面赶紧把能接受波动的客户选出来,另外一方面努力的去做一些低波动的但是净值型产品提供给客户,在做产品的时候MOM可能是一个重要的工具。

  以下为演讲文字实录:

  章飚:我大概做了20年的量化、做了12年资产管理,今天站在这里特别紧张,紧张的原因可能第一是人太多了、我有点怕,第二个是我想讲的内容刚才被浦发银行(600000)的蔡总讲完了,这样子直接下去能给大家省15分钟,我再具体的把蔡总观点跟我自己的观点做一些解释吧。

  其实学佛有三个境界,第一个叫做见山是山,第二个是见山不是山,第三个是见山是山。其实是一样的,这三个境界,第一个境界和第三个境界确确实实是不一样的。首先我们做投资的经常会说这次真的不一样了,对吧?也许这次真的不一样了。有人说过,同时保有两种全然不同的两种观念还能正常行事的就是一等一的智慧。我是做量化的就是拿数据往外推,所以每一次都是一样,极少会去讲这次真的不一样了,但是总会觉得这次真的不一样了,为什么?第一大家要想一下我们最近的日子怎么过的,去年觉得职业生涯只有207了,接下来又来了三违反,我们就说今年7月份这一月,7月初我们有《中国金融稳定报告》有很大篇幅对资产管理说了很多东西,7月中旬我们又开了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也许这次真的不一样了,我觉得做资产管理的人确实得小心一些。

  大家可以这么去想,五年前我们是不知道五年现在资产管理能乐到这种程度的,2012年的时候我们根本不知道2012年发生什么,2012年5月7日有一位证监会主席在台上穿着夹克衫跟我们讲开放,然后轰轰烈烈的大资管时代,当时我们也是不知道。我们现在往后面推五年,我们也不知道会怎么样,我们先做一个假定,假定五年以后我们现在包括银行理财包括其他的没有报价了,如果用市值估成主流,如果预期收益率都不让说了,如果是这样会怎么样呢?最像预期收益的产品只剩货币基金,你告诉他我的7天年化收益率是多少,同时最后还得加一句基金有风险,购买需谨慎。这个时候会怎么样?我觉得每一个资产管理人都应该去想这个问题,也许它不会来,但是也许它真的跟刚才主持人说的一样是灰犀牛,如果来了我们怎么办?我大概想去聊聊这么一个事情。

  有几件事,第一我觉得我们是没办法改变老百姓(603883)对于预期收益率的期待的,我也喜欢,我也买浦发银行收益率理财,一打开一看收益率是多少好算账。如果我买别的东西告诉我这个分差是多少、均值是多少,直接我告诉一个顺简单粗暴直接了当挺好,可是也许这个东西会没有,那我们该怎么办?其实这个地方有一个非常大的鸿沟,一方面资金的需求是要无风险的,无风险偏好非常浓,第二件事情就是资产都是黑天鹅,股票会动,ABS说不定也还不了,都有可能,各式各样的风险摆在我们面前,这两个之间的鸿沟怎么去拉的近一点、怎么去迎合?这就是资产管理人所必需,至少银行理财必须面临的事情,这个怎么办?

  第一件事情是客户端,客户端那端怎么办?第一个我觉得我们大家都无法提供报价产品了,如果想要只有银行存款,银行存款对不起还得带上限才保,如果太多钱存银行还告诉你存银行也有风险,我是想象五年以后。这个时候利润上主观上特别想让客户认识到要接受风险,大家都要接受风险,低风险拿低收益、高风险就拿高收益,或者你要投PE、定增可能会血本无归,这样就好了是吧?可是事实上我认为客户是说服不了的,我们做资产管理的人怎么办?这种人事实上是存在的,我们应该用我们的防范无论是人工智能也罢、面对面谈话也罢先筛出5%、10%,这些人是能接受风险的。我觉得客户端不能被说服,只能被筛选,这是第一。

  第二件事情更重要的是产品端,我觉得四个维度可以去想这个事。第一是我们得储备足够多的管理人。第二是我们要对资产有足够的了解。第三是我们要有足够多的对资产投资的策略。第四,我们要有足够多的工具,我认识的工具很可能是资产配置工具,或者是怎么去组合的工具,包括今天要说的MOM和FOF工具,更重要是这种工具,这种工具去组合出一些老百姓勉强能习惯的东西,这个东西可能是什么呢?这个东西极有可能是这样的一个东西,高风险的、高波动的能拿到高收益,低风险只能拿低的收益,让客户自己去选,但是还是一个目标,我觉得特别是银行为主的我们资产管理主流还是得努力的去造出一些低风险的产品来、低波动的产品来,收益率虽然不用特别高,这个时候才是主要的东西。所以这个工具很中,MOM和FOF很重要。

  因为我也努力在MOM做尝试,这一年来有很多沟沟坎坎,但是我也有几个心得跟大家分享一下。第一是大家投资是艺术,但是分散化是免费的午餐,这是科学。因为有了这个获诺贝尔奖,分散化一定是能降低风险的,当然能降多少可能要看你对资产的理解。第二是我们努力去得到一个相对平滑的组合结果,我们的目标就是努力的去为银行理财提供一些相对稳的利率资产,其实这个资产也是通过普通资产组合出来的,所以我们觉得第一这个组合出来的东西相对比较稳。第二,不能动的没办法就是要动的,还有一个觉得拉长久期这件事情,对于银行理财而言也很重要,要不然的话你让它每天都开放亏了就收回了,等涨起来人家就说每天开放的公募基金,往往基金公司说我帮助一大家赚到钱了投资者加起来没赚钱,就是这个问题。我觉得MOM在这一块的理念要去为产品推广提供新的思路和资产,然后弱化刚性兑付依赖,但是我深刻意识到这个事情是有很长期的过程,资产短如何分散风险和多元化也很重要。

  再说一点感受,其实我们所有的机构都没有中央实验室,没有中央实验室所以这个时候的主动性探索就落在了前方在打仗的将士身上,我没有一个研究所给我研究怎么去做这个产品、怎么去试这个东西,没有中试、没有小试,那么只有靠我们自己做投资的人去做尝试,这种尝试就是说我们去尝试多元化的资产、多元化的风格、多元化的管理人、多元化的策略以及多元化的方法,这些时候表面上看也许会交学费,这就是厌烦费,其实不是。从我看来,这种研发费是现在资产回报最高的一种费用,它其实正投入不是费用,其实是一种投资,它的回报率非常高,这一点在我十几年资产管理的实践中也有很深刻的体验,这个有点像期权。表面上看像付了一点期权费,但是真正往求你的收获是很大的,这也算是一个建议。

  时间的关系我最后把我的观点再总结一下,我再总结一下我的观点,我是想跟资管同行发出个建议,我们不要犹豫了,我们得认为这次真的不一样了。我们得一方面赶紧把能接受波动的客户选出来,另外一方面我们努力的去做一些低波动的但是净值型产品提供给客户,在做产品的时候MOM可能是一个重要的工具。我们现在就出发,谢谢大家。

为您推荐